首页   »  乱伦文学  »  表嫂的大腿
我的表哥快结婚了,妈妈要我陪她去老家参加他们的婚礼。母命难为,再加上妈妈的床功实在让我流连,这等小事怎能不好好办呢?

我的老家是在很偏僻的农村,离我们住的城市有五百多里路,舞厅交给小丽打理,妈妈和王壮借了辆「小奔」,姓王的可是妈妈的铁杆情人,对她的话言听计从,还想自己陪妈妈去老家,可妈妈毕竟还不敢开放到那种程度,更何况到我的姑家去,惹到我的大姑可不是好玩的。

我们开车出门的时候是在下午,妈妈坐在我的旁边,高兴的和我说着关於老家的旧事。

我这个表哥毕业後分到镇里工作,由於是在乡下,再加上姑家的家境不是太好,找女朋友很困难,可贵的是我这个表嫂竟然不闲,自己带齐了嫁妆,而且还带去了不少存款。

「那她一定不好看。」「谁说的,你表嫂可是个大美人,这是你姑邮来的照片。」妈妈手里拿着照片,我瞄了一眼,还真的不错。是他们新拍的婚纱照,画面上的表嫂穿着雪白的婚纱,眉眼、身材都是一流,婚纱的前面开得很低,露出来一大片白白的乳房,配上纤细的小腰,看上去让人上火。

「奶子可够大的,没想到表哥还有这个福气。」「眼馋了?想都想不到手的。好好开你的车吧!」妈妈伸手抓住我的鸡巴用力的掐了一把。

「唉哟,好痛啊!」「痛?这样还痛吗?」妈妈又捏住卵蛋。

「妈,孩儿不敢了,放了吧。」妈妈哺哧一笑︰「在老娘跟前还想别人,我们娘俩不好吗?」「打破醋坛子啦,好酸啊……」我笑着提高了嗓门。

「你再说!你再说!」妈妈红着脸,小手用力掐起来。

「老娘,孩儿真不敢了,说说那个新娘子吧……」「她有什麽好说的,又不是大姑娘了。不知你表哥知不知道?」「您说什麽?别我看人两眼就说人坏话?」「想听吗?妈不想说了。」妈妈扭头望向窗外,我减速慢车速,用手拧了一下她的屁股,「摸什麽?好好开车!」见她不理,我把车停下来,不远处就是一个交警。

妈妈笑着回过头︰「畜生,你就整妈吧!」「妈,我累了,想休息会儿。」那个交警朝这边走过来了。

「小伦,快开车吧,妈告诉你。」看她那着急脸红的样子,我竟然春心大动,再逗下去晚上就没节目了。

妈妈开始说起表嫂的事,原来她们家也不富裕,她就和几个姐妹到外地找工作,找来找去,结果在一家桑拿浴干了几年,现在钱多了,想过正经日子,由於左近的人都知道她是作那一行的,没人敢要,而表哥家离她们那儿有几十里路,没人知道她的底细。

「您是听谁说的?」「妈在舞厅见过她,一看相片我就认出来了,怕你说露了嘴,本不想告诉你的,你可别乱讲啊!」「当然不会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永远是妈的孩子。」「谁叫我亲哥哥着?妈不是您吧?」「你再说,咬掉你舌头。」妈妈挥起粉拳,打在大腿上。

一路说说笑笑,天已经黑了下来,再往前就是乡间的小路了。

「妈,到大姑家还有多远?」「不远了,也就几十里了,你问这干什麽?」「我是想……你了!」「天天要,妈不给!」妈妈板起脸,却又忍不住笑意︰「好啦,今天请你住店。」我调转车向,朝x市开去。

「你个小色狼,妈要下车。」我把车停下来︰「下车可真有色狼啊,这边很乱的。」妈妈禁不住逗弄,笑出了声︰「上了你的船,由你去吧。」来到x市,已是华灯初上,吃完晚饭,我们找了一家看起来不错的宾馆,一进门,我拦腰把妈妈抱起,亲着她的脸蛋。

「干什麽?连胡子也不刮!」「好香好香,再香一个。」我亲住她的小嘴。

妈妈嗯嗯的推着我的脸,娇喘道︰「先把妈放下来,老这麽急。」「是您好看嘛,亲不够,再来。」这句似乎很受用,妈妈抿嘴一笑,轻点着我的额头1︰「坐了半天车,总该先洗个澡吧,等会儿准让你舒舒服服的。」妈妈脱掉长裙,扭摆着走进浴室,都这麽长时间了,一看到妈妈半裸的样子肉棒还是马上就勃起。我脱光衣服,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跑了半天的路,还真有点疲劳。

「小伦,你也洗洗。」妈妈从浴室里出来,只穿着丝质的内裤,微红的胴体上还沾着水珠。

「妈,我不用了吧?」我把她一把抱住。

妈妈把我推开︰「不洗,你就睡沙发吧,妈可不愿闻你那汗味。」我只得匆忙冲了冲,跑出浴室时,妈妈已斜躺在床上,丰满的臀部和圆润的大腿背对着我,这是妈妈给我的信号,我爬上床,从背後抚摸着妈妈的身体,鸡巴顶在大腿的中间,妈妈往後撞着鸡巴。

「妈,我好想你……」「天天干还不够,讨厌!噢……轻点揉……」我两手抚弄着她的奶子,在她的背上开始舔起来,「坏小伦……痒啊……别舔啦……妈好痒……」我把下身往前一挺,鸡巴磨着穴口︰「是上面痒还是下面痒啊?」「嗯~~~」妈妈扭起屁股来了。

「您说呀?哪痒止哪儿。」「妈上下……都痒……嗯……竟欺侮妈……」我撑开她的大腿,肉棒顶开小穴,妈妈往後一动,「妈,你好紧啊……」「儿……子,快往里动啊……噢……这才对……噢……」「你也要动嘛!……哦……让哥省点劲……哦……爱死你这白屁股了……」「妈也是……噢……往里操……噢……好儿子……」妈妈的两脚缠在我的腿上,鸡巴在小穴里来回的抽插着。

「好儿子……妈的好鸡巴……妈也想你……噢……」「艳儿……我想听你叫老公……」「哦……老公,很舒服……」妈妈扭过头白了我一眼︰「坏蛋!……妈的坏老公……噢……插的太深了……嗯~~~」妈妈一阵娇吟。

「深才爽嘛……对不对……小老婆……」「不对……噢……妈不是小老婆……噢……坏东西……」「那就是大老婆……哦……穴好会夹……大老婆好……哦……」「艳儿……不行了……伦……噢……哥……顶住花心……噢别动……」妈妈颤抖着,一股暖流包住龟头,「啊……好爽!……」我搂着妈妈,鸡巴泡在小穴里,妈妈媚声的问我︰「你叫妈大老婆是什麽意思?」「你是老大,小丽是老二嘛!」「妈……真的比小丽还……」「当然是真的啦,我的大老婆妈美若天仙。」「看把你美的,一会还要来呀!」我拍拍她的屁股︰「来几次都没问题,一会儿可别告饶啊!」…这样抱着呆了一会儿,妈妈起身把我推倒,跨在我的大腿上。

「妈你干什麽?」妈妈抿嘴儿一笑,捉住鸡巴揉了起来︰「刚才说好的,现在又怕了吧?咯咯咯……」她用手上下拉动包皮,鸡巴在抚弄下渐渐挺了起来,妈妈眯着媚眼,小手套得更急了。「你的东西听妈的话,要它起来它就起来,等一下要挺住啊!」妈妈拍着卵蛋,她那发浪的样子很迷人。

我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浪老婆,这次可要来真的啦。」「小畜生,你有几两肉我还不知道,一会给你来点新鲜的。」妈妈瞟了我一眼,小手轻轻的揉着卵蛋,「你还有什麽花样我没尝过,别骗我了。」见我着急的样子,妈妈笑着说︰「你才见过多少世面?」说着扭了一下屁股,她的穴里竟然流出了水,大腿上湿湿的。

我直起身,妈妈的脸红扑扑的散发着香味,我捧住她的脸往嘴上吻去,妈妈笑着掩住我的嘴︰「忍不住了吧?咯咯……乖乖躺下。」又把我推倒在床上,然後把屁股对着我,趴在我的身上。

「就是这个呀……」「别说话,舔妈的……」妈妈伏在我的身上,手仍然搓着卵蛋,屁股往我脸上挪过来,红嫩的两片阴唇夹着淫水,我伸出舌头舔向阴核。「咯咯……」妈妈舒服的笑起来,趴在我的大腿间,双乳夹住鸡巴︰「小伦,这个没试过吧?」妈妈骚浪的回过头,向我示威的说道。

我拍了拍她的白屁股︰「老婆还很会玩啊,浪货!」「别这麽说妈嘛,我是你的……大……嘛……」「哈哈,怎麽不说完呢,大老婆?」我一边舔着她的小穴,一边爱抚着她的屁股。

「别逗我……坏小伦,这样爽吗?嗯~~~?」妈妈用乳奶子来回的刺激鸡巴,一股麻趐趐的感觉传来。

「哦……哦……是不错……嗯~~」我的舌头伸到穴里,用力的刮着穴肉,「噢噢噢~~小……畜生……轻点来……噢~~」妈妈在我的身上扭起来,淫水流了我一脖子。「您……这麽激动干什麽?我又要洗澡了!」我擦了一把淫水,把手伸向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