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伦文学  »  [我和堂姐表妹发生的真实故事]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




           我和堂姐表妹发生的真实故事


作者:不详

                 1

  当时在农村,堂姐妞妞比我大一岁,是13岁时的事情,那时农村里房子少,
不少小孩子都或多或少的见过大人们干那事,估计堂姐也看得不少,小小年纪就
想试一试透B的快乐。白天我和堂姐,堂妹在一起玩,堂妹叫二妞(农村人懒的
起小名,性别一样的话,就随着大的叫,二某,三某)睡在草垛上,堂姐突然说:
「要不玩个别的吧?」我说「玩什么呀?」堂姐看了看没别的人在,就悄悄的说:
「你透二妞哇。」当时我的鸡巴就立了起来,虽然说年纪小,但也见过,知道透
B这事。二妞年纪更小,啥也不懂,只知道跟着瞎玩,睡在草垛上等我透她。我
心跳的很快,又想试试,又怕大人过来看见,终于也没敢上去透。后来妞妞见我
不透,也就一起玩开了别的……到了晚上,我在奶奶家睡,堂姐妞妞也过来了,
堂妹二妞回家睡了,小孩子睡下也要玩,我跟堂姐妞妞打闹的正高兴,奶奶干了
一天农活累了,吵着要我们睡觉。我和妞妞不睡,还在打闹,奶奶就关了灯,自
己睡到了炕头上不管我们了。我继续和堂姐打闹,我伸进她的被子里咯吱她,突
然堂姐不动了,我也一下子反应过来,手就摸摸索索的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我知
道堂姐在装睡,她不动,我就继续摸,摸到了下面,堂姐的下面光溜溜的,一根
毛也没有,我的鸡巴一下子硬起来,偷偷地把裤子一脱,就钻进了堂姐的被窝里,
那时根本不知道堂姐的下面是什么样子,只知道一个劲的用鸡巴往上顶,顶了半
天也顶不进去,就这样顶的累了睡着了……到了第二天,又忘了这事,早上起来
出去玩了会,中午回到家睡午觉,我回来时堂姐和奶奶已经睡着了,堂姐穿着裙
子,我又想起了那事,心跳的很,慢慢地掀开了堂姐的裙子,露出了里面的大裤
衩。我慢慢的脱下了堂姐的裤衩,压到了炕底下,这样等奶奶醒来了把裙子一拉
就啥也看不见了,。堂姐下面白白的,一根毛也没有,我摸了几下,一根手指就
溜到了里面,里面滑滑的,我慢慢地上了堂姐的身上,开始用鸡巴往堂姐的下身
里顶,慢慢地顶了进去,小鸡鸡上传来一阵无法言喻的感觉。没等顶到最里面,
突然就感觉很尿急,我一下子怕了,千万别尿在堂姐B里面,刚要出来,忍不住
了,和以往尿尿的感觉不一样,出来一股白色的就像脓一样的东西,我怕急了,
忙拉下了裙子跑了出来,在房子外面尿尿,却尿不出来,等了半天,才尿了一点
点,刚要回屋去,堂姐也出来了,脸色红扑扑的,看也不看我,也蹲在了一边尿
尿,我心下一喜。原来堂姐也没睡着,还是在装睡呢。看来以后还有机会能和堂
姐透B。谁知道后来发生了变化,跟着父母进了城里,也就再没有机会回村里和
堂姐透B,直到17岁那年……

  堂姐18岁了,在农村,这个年纪就要嫁人了,堂姐进城买东西,准备开始
和人相亲了……进了城,就住在了我家里,几年不见,堂姐出落的婷婷玉立,不
再是以前的太平公主了,我一见堂姐,脸一红,就想起了当年和堂姐透B的事,
堂姐却大方的很,拉着我说了不少话……我都没听进去,只胡乱应付着,心里却
想,堂姐还能不能和我透了,现在都长大了,要透的话,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啥也
不懂的半途而费了。晚上睡到了半夜,我突然醒来了,可能是潜意识里还想和堂
姐透B吧,堂姐在外面的床上睡的,我偷偷的起来就往外面摸,到了堂姐睡的床
跟前,我伸手上去一摸,堂姐还穿着秋裤,我又伸手进堂姐的内裤里,堂姐一下
子醒了,一把抓往了我的手,可能女孩长大了就对这些防的紧吧,小时候可是睡
着了咋动都没问题的。堂姐拉住了我的手,我也蹲在那里不出声,黑暗中看不清
表情,过了一会儿,堂姐低声喊我的小名,「小庆?」我没出声,堂姐却拉着我
的手,附身到我耳边低声说「上来。」我一听有门,马上慢慢的翻身上了堂姐的
床,堂姐把被子给我盖上,低声说,「你不怕被别人看见啊?」我还是没出声,
只是一个劲的摸索着堂姐的身体,过了一会儿,堂姐可能是动情了,气息也乱了,
开始有点喘,,我一把把被子都压在了堂姐和我的身上,脱下了我的内裤,堂姐
突然抓住了我的鸡巴,我一愣,堂姐叹了口气,说「小庆,不要这样,姐还没有
对象,等姐有了对象,姐就叫你透!」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我哪能甘心,我一边
往下拉堂姐的秋裤和内裤,一边说,「没事,我就在外面碰一碰」堂姐还是拉着
我的鸡巴,不让我往她的下身凑,我急了「姐,我都想了你好几年了,我还像以
前那样,就在外面碰一碰就行了,你就让我透一下哇」……堂姐不出声,气喘的
更历害了,我一看,堂姐心思有点松动,就趁热打铁「姐,我就从后面弄一弄,
不从前面透你,再说你就不想啊,那时你装睡让我透你,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堂姐一听脸红的对我说「哪有啊,唉,随你吧」松手放开了我的鸡巴,转过
身子去了(以前的农村性知识根本就没有,一般人都认为从前面透B会有小孩子,
从后面透是透屁股,不会有娃子),我差点没乐出声来,掰开堂姐的屁股,就从
屁股缝里把鸡巴伸了进去。刚才的一阵肉搏,堂姐的小穴里已经是洪水泛滥,我
那鸡巴已没入堂姐两腿间的裂缝中,顿时成功的喜悦和胜利的欢愉传遍全身。鸡
巴被温润的肉体紧紧包着,那种温热、趐麻、舒爽的感觉,简直令我灵魂出窍、
飘飘欲仙。我的鸡巴很轻松地就透进了堂姐的小穴里,开始轻轻抽动起来。堂姐
背着身子,默默承受着我的抽动、冲杀,堂姐的鼻孔中开始发出令人心荡的「唔
……嗯……」之声,显然她尝到男欢女爱的销魂滋味了。万万没想到的事都已经
长大了,还是不行,鸡巴上传来的快感一阵阵的使我的大脑几乎成了空白,这时,
堂姐也开始往后顶她的屁股,一下一下的配合我。突然之间背脊上一麻,一股电
流顿时袭遍全身,紧接着便感觉到一股热流从下体激射而出。热流喷射完毕,全
身舒坦无比。堂姐忙转过身来,说道「你是不是弄到我里面了?」接着亲了我一
口,说道「你快回去睡吧,我去洗一下」。刚发射完的我也累的不行,完事之后,
胆子又小了,生怕家里人半夜起床看到,连忙回我屋里去睡了……

  第二天等我起来,堂姐已经出去了,就只有我一人在家,我睡在床上回味着
昨天晚上的销魂滋味。(未完待续,如果大家喜欢的话,还有,全部真实经历,
和堂姐还有一次,接下来就是表妹了。)

  到了中午堂姐回来了,买的大包小包的,人多,我也没敢去和堂姐说话,一
直等到了下午,父母都出去了,只留下堂姐和我,还有我弟弟在家。

  我又想透堂姐了,晚上还没透几下呢,就发射了,这回可不能这么失败了
……可是弟弟还在家呢,咋办呢,唉,急的我是团团转……一会儿,弟弟开始玩
电脑游戏了,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弟弟一玩起游戏来啥也不理了,没几个小时下
不来,我忙过去堂姐房间,却见堂姐在洗头,等堂姐洗完了头,她弯着腰在擦头
发,我从后面抱住了她,堂姐也没出声,可1能是怕我弟弟听见吧,也没理我,只
顾着擦自己的头发,我摸了一会儿堂姐的身子,开始不安分起来,伸过手去解堂
姐的裤腰带,堂姐忙用手护住了,可能是堂姐也开始有些动情了吧,我的鸡巴已
经硬的不行了,就从后顶在了堂姐的裤子上,堂姐又把手松开了。我忙把堂姐的
裤子拉下了一半,抓紧时间开始透堂姐……

  堂姐的头发长,一直弯着腰,正好把小穴从后面露了出来,我拉出鸡巴一下
子就顶了进去,,来回抽动了几下,就看到我的鸡巴上面白白的,半透明的粘液
好多好多。也许是后入式的新鲜感吧,只觉得鸡巴被小穴包得紧紧的,简直无法
抽动,那感觉比更舒爽,我便按着堂姐的腹部急急抽动起来。为了避免鸡巴从穴
里退出,抽动的幅度不敢太大,每次只抽出少许,便又急急往里插。也许是因为
怕弟弟发现了,也许是第一次尝试这种新的姿势太过刺激,这一次也没能坚持到
底,我抽动不到三分钟,突然背脊一麻,一股电流传遍全身,接着一股热流从下
体激射而出,向堂姐体内深处射去。在我发射的同时,堂姐也发出了一声轻呼
……这次发射的特别多,一股,二股,三股,四股,五股,才算是平息下来,堂
姐回过头来,脸色红红的,低声喘息,横了我一眼,用手捂往下身,往卫生间挪
去。

  年轻就是生猛,堂姐没还没从卫生间出来,我就已经又回复了动力,顶着个
小帐篷在外面着急,再来一次吧,怕弟弟打完了游戏发现,这可怎么办啊,突然
想起了地下室,堂姐一出来,我就上前抱住她,拉到了她的房间里,悄声跟她说
「姐,跟我去地下室吧!」,堂姐娇媚的横了我一眼,「你还想干啥?弄了我一
肚子的水,我擦了半天了都。」

  这时候,妈妈回来了,我的再来一炮的愿望也就落空了,更没想到这一次的
后入式是我和堂姐的最后一次做爱,堂姐嫁到了外地,再也没有回来过……只能
时时回味和堂姐透B的滋味了。

               4表妹出现

  从农村进了城,离开了堂姐堂妹,却没想到还能继续品尝性爱的滋味。表妹
一家人也在城里住的,经常来我家窜门,我也经常跟表妹玩。

  我表妹叫珍珍,是大舅的女儿,有一天,表妹来我家玩,我在家打游戏,表
妹要过来抢,正打闹着,一不小心,我的手就推到了表妹的胸脯上,表妹红着脸
打开了我的手,突然安静了下来,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我望着表妹,只见表妹
低头头,脸上红红的,我心中一荡,就把手放在了她的胳膊上,表妹还是低着头,
我在表妹的胳膊上滑动着,渐渐的表妹的气息有些粗,经过了堂姐的几次性爱,
我也明白表妹是动了情。有点心思了。

  到了晚上睡觉时,表妹和我们睡在一个炕上,经过中午的事情,我半夜了还
没睡着,听着妈妈睡熟了,这时候想的我的鸡巴也硬了。我控制不住色心,悄悄
把手伸进了表妹珍珍的被窝里。

  我停顿一会儿,表妹还没有动,我就把手轻轻的放在她的胸脯上了,我摸揉
着表妹的咪咪。

  表妹一直没有动也没有吭声,我轮换着揉弄她的俩个咪咪,她的呼吸已经急
促了,她又平躺着,我拉开她被子钻进了表妹的被窝。

  我怕妈妈听见声音,就悄悄的用舌尖舔着表妹的咪咪,偶尔使劲用嘴啄住吸
俩下,表妹身子直抖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我拉着她的小手摸我的硬鸡巴,表妹握住我的鸡巴不会动,我把着她的手教
她套动起来。

  我的手滑过表妹的小腹伸进了她的小内裤里,一把捂在表妹的小穴上。光突
突的没有长阴毛,但特别丰满有弹性特别细嫩,表妹半推半就的拉住我的手不让
我摸,我还是继续。手拔开表妹湿漉漉的小阴缝,我手又往下摸表妹的穴口,我
的天啊……湿的太厉害了!内裤也湿了一大片。

  我的鸡巴还被表妹抓在小手里,她慢慢地一下一下地套动着,我特别兴奋。

  表妹一直老实的躺那让我摸她的小嫩逼,腿不停的并拢,小屁股也不断的往
上一挺挺的。可是表妹不敢大声呻吟,怕我妈听见。这时候我再也忍受不住欲望
了,我要透我的表妹。我把着我硬邦邦的鸡巴在表妹的穴口来回蹭了几下后,我
屁股往前一挺捅了一下没捅进去。

  我又把鸡巴对在她的穴口上,手把着轻轻抖动着边试探着往里插,感觉龟头
已经快进去的时候,就又卡住进不去了,表妹还小所以她的阴道特别紧,死死的
箍在我鸡巴周围。虽然鸡巴没有都插进去,但我感觉表妹的逼里热忽忽湿漉漉的。

  我慢慢地开始操了几下,表妹随着我的动作,屁股一上一上地配合着我的抽
插。

  我就由慢而快一下接一下地操个不停,虽然只是进去了一个小头,但我还是
兴奋的不行。不知是因为有妈妈在旁边太过紧张,还是表妹的小穴太紧感觉太过
强烈,不一会我竟有了发射的冲动。偏在此时,表妹的手落到我背上,搂住了我,
于是体内的浓浆便喷了出来,直向表妹体内深处射去。

  这时身下的表妹轻呼了一声,同时双手紧紧搂住了我的后背。表妹也知道这
事不能让大人知道,因此在我抽动时一直没有出声,即使是现在兴奋激动起来,
也只是紧紧抱着我,闭着嘴巴,从鼻孔中发出诱人的「嗯」、「唔」声,直到最
后实在忍不住了,才兴奋地说声:「表哥,好舒服啊,你以后还要透我!」接着,
紧楼着背部的手松了开来,绷紧的身子也渐渐松软下来。

  我拉过被子,给表妹穿回裤衩,就各自己睡去了。

  虽然只是插进去一个头头,表妹毕竟已经尝到了男欢女爱的滋味,尽管年岁
小,但还是食髓知味。

  接下来的日子里,一直没啥机会能再与表妹透B,不过,只要有一个小机会,
我们也不放过,不是亲亲,就是摸摸表妹的小穴,表妹也在人前表现的和我关系
一般,没有粘着我不放。只是偶尔的一个眼神过来,只有我能看明白是什么意思。

               5堂妹出现

  几年过去了,堂妹二妞也长大了,因为农村的关系,早早地就不上学了,也
进了城,找了个地方打工,一天,我出去玩,没想到正好碰上了二妞。

  二妞出落的比堂姐漂亮多了,身材也不错,我一下子想起了当年她睡在草垛
上,看着我,堂姐在旁边说「你透二妞哇。」,哇咧咧,差点没当众出丑,鸡巴
已经立了起来。

  二妞见到我也很兴奋,于是我就说,二妞走吧,跟我去玩去。二妞就答应了
……我带着二妞来到了我家的另一处房子,一直没人住,我正好带着钥匙。一进
家门,我就心跳起来,不知道现在二妞还记不记得当时的事情,如果她不从怎么
办啊?我试探着说「二妞啊,好几年不见了,我还记得我们当时在草垛上玩的情
况」说完了我偷眼打量堂妹,发现堂妹脸红了一下,低下头嗯了一声,又抬起头
来打岔打到别的问题上了。

  我一边应付着和二妞聊天,一边想着要怎么才能和堂妹透B。二妞正说的,
见我若有所思,就扭着身子说「哥,你干啥呢,我跟你说话,你爱理不理的。」

  我忙说「没有,我只是想你了」,二妞脸红红地说「讨厌,谁用你想了」

  ……我一把拉住二妞的手,拉进了我的怀里,「让哥抱抱吧,好几年不见你,
怪想你的。」二妞明显是情动了,低着头,搂住了我的腰,我的鸡巴一下子立了
起来,我用力搂住堂妹,下身往前一顶,硬硬的鸡巴就顶在了二妞的下身小穴上
……

  二妞身子颤抖了一下,下身也贴地更紧了。于是我们就这样抱着,慢慢地磨
着下身,令我全身血脉迅速贲胀,和堂姐透B的销魂滋味很快在脑海里出现。我
伸下手去,隔着衣服摸着堂妹的三角地带,堂妹躲躲闪闪地不让,我用力一拉,
趁堂妹不注意,手伸进了堂妹的裤子里,这时堂妹清醒过来,身体绷的紧紧的,
不让我摸到,红着脸低着头说「我是你妹妹啊」,我把手拿回来,把嘴附在二妞
耳边,低声说道「可我想你啊,小时候没能在草垛上透你,一直让我念念不忘啊。

  难道你忘了?」

  二妞身体软了下来,还是脸红红的低着头,「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不懂
事,,你摸摸可以,千万不能透我,要真透了我,我就没办法嫁人了,,只要你
不真的透我,随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停顿了一下又说「我下面不知道怎么了,
粘乎乎的,可不舒服了,你帮我弄弄」

  既然二妞有了兴趣,于是我就不客气地抚摸起来……,自从与堂姐发生关系
后,我对女人的胸脯有了兴趣,今天一摸发现堂妹的胸脯竟然也不小了,这一发
现使我更加兴奋,于是顺着胸脯一直往下摸,来到堂妹那迷人的三角地带,发现
堂妹的两腿间附近果然是湿湿的了。

  我把手伸进了堂妹的三角裤里,堂妹全身一阵哆嗦,说:「哥……别……别
……好痒……我……」

  「你怎么?」

  「我……」

  堂妹说不出,但我知道这种刺激她心里还是喜欢的,只是第一次感受这样新
奇、强烈的刺激,一时难以适应。

  堂妹两腿间已然长出一引起绒毛,但不长,轻轻将毛分开,便找到那条向往
的裂缝。轻轻用手来回抚摸着,没想到这一摸,堂妹竟全身发抖,呻呤起来,并
且身子变得软绵绵的,几乎要倒下去。我忙将堂妹搂紧,但另一只手并未从她两
腿间抽出。

  二妞从鼻孔中发出诱人的呻呤声。我摸了一阵子,堂妹半闭着眼睛,脸红红
的竟完全瘫软下来。

  我一边摸着堂妹的小穴,一边对堂妹说:「二妞,你把腿分开一些,让我好
好给你摸摸,就不痒了。」

  堂妹说:「你别透我,就摸一摸啊。」顺从地将腿分开来,这样我顺利地将
堂妹的内裤脱在了小腿处,堂妹的两腿间已经湿乎乎的流的满满都是了。

  于是我把堂妹转过身来,让瘫软的她上半身趴在炕上,这样把屁股撅起来,
露出了湿淋淋的洞口,我一手摸着小洞,一手将发胀的鸡巴拉出来靠近小洞,当
鸡巴抵住小洞口后,我抽出手来,扶着堂妹的腰部,然后用力往前一冲,将鸡巴
插进了堂妹的小穴。

  「啊──」堂妹惊呼一声后,想直起身来,但被我压了下去。

  堂妹惊惶说:「你……你……怎么透进去了……我不是跟你说……不……不
能……透我……的吗?」

  「二妞,对不起,我实在受不了了。」我一边说,一边紧紧搂着堂妹,惟恐
她挣扎逃脱,因为鸡巴才进去一小半。

  堂妹扭着屁股说:「不行,你快抽出来。」

  我说:「二妞,它已经进去了,你就让我透上一下嘛。」

  在说话的同时,我用力按着堂妹的腰部,使劲将鸡巴往她体内插去。

  「哎──」堂妹惊呼一声,说:「疼……你……你……怎么还往里头顶…

  …疼死了……我……被你透死了……」

  我安慰说:「二妞,女孩子第一次都会有些痛,不过很快就会不痛了,而且
还会感到很舒服。」不知是我的言语起来作用,还是因为我已经进入体内,生米
已成熟饭,堂妹不再言语。我见堂妹已经默许,便慢慢抽动起来。我的鸡巴插在
里面被包得紧紧的。不过,堂妹穴里的水比堂姐的要多,抽动比较容易,比堂姐
的穴透起来更舒服、更刺激。

  「你……你要轻点……」堂妹终于开口了,但是声音很小。「我会慢慢的来,
当你不痛了再用力。」我答应堂妹。

  过了几分钟,我问堂妹:「二妞,现在还疼不疼了?」

  堂妹没有出声,我想她大概已经适应,于是试着加大抽插幅度。当我鸡巴抽
出三分之二,然后再重重插入时,堂妹全身痉挛了一下,但没有叫痛,只是「嗯」

  了一声。经验告诉我堂妹已经适应,于是渐渐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同时也加
快了抽插的速度。

  由于堂妹弯着腰,屁股翘得高高的,抽插十分方便,以致每一次插入都能到
底。当我将肉棒插到底时,身下的堂妹便会发出诱人的「呜」「嗯」声。

  在我的努力下,堂妹的「呜」「嗯」声很快变得高亢起来,接着屁股亦开始
扭动。堂妹的表现令我更加亢奋、更加狂乱。我抽插了近二十分钟,才将那股滚
烫的精液注入堂妹体内。我抽出鸡巴,把堂妹转过身来,搂着她,堂妹满脸桃红
地低着头闭着眼,也不说话,我一时也不知如何开口。

  我们默默穿上衣服后,堂妹终于开口了,说:「哥,今天的你透我的事你不
要对任何人讲。要是让人知道了,我就没法嫁人了。」我保证说:「二妞,你放
心,我不会对任何人讲半个字。我们走吧,你也该回去了。」

  堂妹脸儿一红,低头说:「只要你不对别人说,以后你要是还想……还想透
……透我的话,我就……我就…………。」

  没想到被我用强透了后的堂妹,竟然没有生气,而且听她口气,可能还有机
会再透几次。「好,二妞,现在我就想亲亲你。」话音一落,我已搂住堂妹,将
嘴巴印在她那粉红、滚烫脸蛋上。

  堂妹没有拒绝,相反闭上了眼睛。我伸出舌头,准备进一步探求奥秘,这时
堂妹竟张开了来嘴将舌头吸入口中。这样一来,那异样的感觉更强烈了,使我血
往上涌,气往下冲,下体又膨胀了起来。我开始按捺不住了,把堂妹按在炕上,
与她继续进行「舌战」,另一只手则不老实地在她胸脯上抚摸起来。不一会,堂
妹便粉脸泛红,娇喘吁吁。这时我也有了进一步的需求,将嘴巴移到了堂妹那坚
挺而又温润的乳房上亲吻起来。堂妹的上衣已在我抚摸她胸脯时被解开,在我的
「攻击」下,很快堂妹的身子便开始蠕动起来,并且两只手不知所措地在我身上
乱摸。

  我腾出一只手,向堂妹的三角地带「进攻」。刚穿上裤子,裤带还没系好呢,
我的手顺着腹部很容易便进了裤内。来到堂妹那长着嫩草的三角地带。在我的手
进入裤内时堂妹的双腿自然张了开来,堂妹的身子颤抖、扭动得更厉害,鼻息、
娇喘也变得更粗重、响亮了。最后,她竟按捺不住将手伸入我的裤内,在我两腿
间摸了起来,当抓到我那发烫的鸡巴后,便紧紧握着不放了。

  此刻,我也难受到了极点,但又忍不住问堂妹:「二妞,是不是又想透了?」

  堂妹没出声,只是用手撸了撸我的鸡巴,我脱了堂妹和我的衣服,跪在堂妹
两腿间,将堂妹的两腿抬起来,进一步分开,让它夹在我的腰上,然后将鸡巴对
着那水淋淋的小洞。然后屁股一用力,将整个鸡巴送入堂妹的小穴中。

  「啊──」堂妹发出一声畅快的欢呼,随后双手将我紧紧搂住。我在堂妹穴
里停了片刻,体味了一下穴内的温暖,才开始抽动……

  刚开始堂妹的腿半举在空中,但抽动不一会,便无师自通地钩到了我腰上。

  这样一来我抽动更容易了,插入也更深了,当我将鸡巴抽出近三分之二再重
重插入时,堂妹发出「啊──」的一声尖叫。

  堂妹这次出声了,气喘吁吁地说:「你……你透到我……我的啥了……」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碰着个什么东西,反正鸡巴上很舒服,「你管它呢,透
的舒服就行」

  堂妹不时抬起臀部迎接我的冲击,口里更是「嗯」「啊」不断。很快我便感
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就在这时,堂妹的双腿离开了我的腰部,高高地举在空中,接着双手移到了
我的屁股上,紧紧地压着我的屁股,同时口中叫道:「好舒服……哥……用力透
……再用力……」为了不让堂妹失望,我只有拼命抑制自己爆发的冲动,进行最
后冲刺……「啊──」堂妹长叹一声后,双腿从空中落了下来,同时紧压着我屁
股的双手也失去了力量,接着从屁股上滑落下来。

  而此时,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迅速地拔出了鸡巴,将那股憋了很久的
「精液」尽数射在了堂妹的肚皮上。

  穿好衣服,渐渐恢复平静的堂妹感叹地说:「没想到透B这么舒服。」「我
也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我由衷地表示赞成。

  「叫你不要透我,你偏透,你透的我这么舒服,我天天来找你!」堂妹睡在
我怀里甜蜜地说。「让人家发现你透你的妹子,打死你个坏小子。」我心说「你
姐姐早就让我给透了,还不是已经嫁人了。等她以后回来,我一定要再好好地透
透她。」

  这下休息了一会儿,穿好衣服,我跟堂妹一起出了门,堂妹「哎哟」一声,
我低头问她「怎么了?」堂妹红着脸媚眼如丝「还不是你!」「我下面肿了,有
点疼。」我忙说我背你吧,堂妹推开我,「让别人看到不好,没事了。」于是我
把堂妹送回了她的宿舍。

  未完待续。广告之后更加精彩。

               6再战表妹

  故事的时间性不怎么连贯,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

  和表妹的又一次是在我结婚的那天,在我们这里结婚的当天晚上就算不闹洞
房,也要有人在新房里和新郎新娘一起睡,我结婚的当晚,表妹就留下没有走,
她在另一个房间睡的,临睡前的眼神让我看的心痒痒的。我早就按耐不住了。

  于是就马上和媳妇来了一场大战,媳妇还一直说「你小心点,你表妹还在呢,
让她听见不好。」我说「没事,她听不见,再说了新婚之夜,当然要好好大干一
场了!」

  等我和媳妇大战完后,媳妇早就是累的不行了,白天的事情已经够累了,再
加上刚才的一场肉搏战,没一会儿就沉沉地睡去了……

  我却久久不能安睡,心里还想着表妹的身子,虽然娶了媳妇,但表妹的身体
还是让我回味啊,于是我偷偷起床去看表妹。

  表妹没有关门,开着一个缝子,我心下一喜「给我留门那」。心跳加剧了,
必竟媳妇还在那头睡着,要是被发现了可是一场惨剧啊……可是表妹临睡前的眼
神让我回味无穷,那是给我的暗号……想到这里,我心一横,把门慢慢地推开了。

  黑暗中,只看见表妹睡在床上,我大气也不敢出,偷偷地摸在了表妹的床上。

  我一进表妹的被窝,表妹就醒了,看来她也是在等我,黑暗中,只看见表妹
的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我,都不说话,渐渐地,表妹的气息沉重起来,我就趴在
了表妹的身上。

  表妹说话了「表哥,你要干啥?」

  我心说「你还不知道要干啥啊」。嘴上却说「珍珍,表哥想你了,睡不着,
过来看看你睡的习惯不。」表妹横了我一眼「就知道胡说八道,你媳妇还在那屋
呢,你就不怕她听见了?」我一手抚上了表妹的胸脯,一手伸进了表妹的三角裤
里。「没事,她睡的很沉,白天累坏了,晚上就睡的沉。」表妹喘着气说「表哥」。

  我的鸡巴早就硬了起来,不过想起当年没能真正的和表妹透B,心中一股火
上来,马上就想把表妹给就地正法了。

  我抚摸着表妹的身子,慢慢地脱下了她的三角裤和胸罩,光溜溜的身子出现
在我的眼前,我一刻也没有停留,直接把手放到了表妹的小穴口,如今表妹的小
穴口已经是野草丛生了,翻开这一片原始黑三角森林,里面已经是湿淋淋的了。

  我翻身上马,把鸡巴顶在了表妹的洞口,说「珍珍,我要透你了。」表妹娇
喘「表哥,几年前你……就透了我了,我早……就想和你好好……的透了,没想
到……到今天才有了……有了机会。」

  我一听,更是欲火焚身,鸡巴就像马上要爆炸一样,龟头红红的胀的很大,
我再也不含蓄,挺起大鸡巴往她嫩穴挺刺,表妹更进一步分小穴迎合我的插入,
调整好姿势后奋力猛插,每一次的撞击都拍出声音,表妹那饱满丰挺的乳房一上
一下的晃动,淫水泛滥到湿溽我的整个鸡巴。表妹舒服得很,低声的叫道∶「啊

  ┅┅嗯嗯┅┅表哥┅┅喔┅┅啊┅┅你透得我不行了┅┅嗯┅┅嗯┅┅啊┅┅啊

  ┅┅我痒死了┅┅唉啊┅┅」透B的「滋滋」声以及表妹低声的叫床声充满
了整个屋子。

  我生怕被媳妇听见,忙低下头,用嘴把表妹的嘴堵上,表妹从鼻孔中发出
「嗯┅┅嗯┅┅啊」的声音,弄的我异常刺激。表妹口中含糊的说∶「表哥,老
公,你透得人家好爽,好爽!!┅┅」含着鸡巴的浪穴又汨汨出水,我不客气的
顶插,根根见底,随着活塞运动,交合处发出「啵滋!啵滋!」的声响,和着表
妹「嗯┅┅嗯┅┅唔┅┅唔┅┅啊┅┅啊┅┅」的呻吟。

  我很怕媳妇听到。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忽然从主卧室传出稀索声┅┅我
和表妹马上停止了动作,不管淫水直流,不管鸡巴肿胀,迅速的翻身起来。表妹
拉过被子盖住,我则拿出超人的速度,穿好内裤内衣,冲进了卫生间,刚坐在马
桶上,媳妇开开门走到卫生间门口,「老公,你在里面啊?」「是啊,我肚子有
点不舒服」我强压着喘气声。

  媳妇懒懒的说了句「我还以为你哪了,你没事吧,睡去吧」我忙说:「没事
了,好了」站起身来,跟媳妇一前一后的回床上去睡觉了。

  真险!

  第二天早上起来,表妹还没起床,媳妇过去开了门,叫表妹起床,表妹作贼
心虚,穿着睡裙起来背过身去说∶「表嫂!这麽早起来?不多睡一会?」我惊见
地上表妹昨天晚上脱下的内裤,三角裤上还有隐约未干的水渍。急忙用脚踩住,
趁机塞入口袋。我媳妇满脸疲惫,边打哈欠边说「我昨天太累了,现在也没休息
过来,刚肚子有点痛,过来看下你睡的好不。我一会儿再去睡?」

  刚说完,媳妇捂着肚子直奔卫生间,在表妹卧房门边的我早受不了刺激,大
胆拉出鸡巴,掀开表妹的裙子,从背后突击,她趴在床沿任我插入,一种偷偷摸
摸的刺激让她又紧张又兴奋,马上小穴里的淫水就开始润滑了。我把鸡巴插入表
妹的小穴中,已经尽量小心了,还是发出交合声音,就隔着一个卫生间的的门墙,
我爽快得几乎融化,提心吊胆地开始了抽插着表妹。不敢叫出声音的表妹,闭口
闷哼┅┅不时的大口长嘘。

  表妹配合着我的抽插,一下一下地往后顶着她的屁股,简直淫到骨子里去了。

  我刺激地不行,没来得及拔出鸡巴,浑浊滚烫的精液一古脑全射入了表妹的
小穴中。拔出鸡巴时一起带出许多粘液,卫生间传来我媳妇冲马桶的声音,表妹
来不及擦试,拉下裙子坐在了床上,我马上抽取几张卫生纸擦试了一下鸡巴,不
管有没有擦净,急往垃圾筒一扔,把鸡巴塞回了短裤内。

  真是惊险!

             7堂姐堂妹齐上阵

  终于被我逮到了大好的机会,老天对我的眷顾真是不小啊。堂姐回来了,自
从她嫁人后还是首次回家乡探亲啊……堂姐回来后,没有先回村里,想在城里先
待一段时间,探望一下亲友,我暗自猜测,可能是想探望我多些吧。我家正好有
套平房一直没人住,就是和堂妹发生亲蜜关系的那房子。堂姐正好在这里住下。

  嘻,更难得的是,堂妹听到她姐回来了,也吵着过来跟她姐一起睡。不过,
她们姐妹二人都不知道对方都和我透过B了。都在一起还得万分小心,别让她们
知道了。

  晚上我睡在正房,姐妹二人睡到了南房。早早的就把我给赶了出来,唉,没
想到二人都在,却要我一人食自己。看来这人太多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啊。睡到半
夜我实在憋不住了,鸡巴硬了一个晚上,再这样下去会爆血管的……管她呢,,
去夜探姐妹花……

  我偷偷起床,摸下了南房,一推门,还算有良心,不知道谁关的门,没有上
锁。我悄悄地摸到了南房的炕边,也不知道哪个是堂姐,哪个是堂妹,管她呢,
反正都和我透过B,不管是谁都不会惊讶的……

  我抚摸着睡炕头上的女人的脸,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我一惊,只听堂
姐说道:「小庆。」我已经意会,悄悄地附下堂姐耳边:「姐,你跟我来,这里
不方便。」堂姐起身跟着我悄悄地返回了正房。

  回到了正房,我一把抱过堂姐,「姐,我等你的好辛苦啊。」堂姐扑哧一笑,
「你个急色鬼,我就知道你半夜不睡等我呢,你忘了上回在你家时,你半夜摸到
我床上啊?门是我关的,专门没上锁,就等你来呢。」

  知我者堂姐啊,好几年没见了,堂姐越发出落的性感了,有一股说不出的韵
味。可是这就是少妇的女孩的区别吧,堂姐现在有一种成熟的风韵……我跟堂姐
说:「姐,你想我的鸡巴不?」堂姐把手伸到我内裤里扭了一把「想他干啥,我
又不是没人透!」

  我讪讪地说「姐,那我姐夫透你舒服还是我透你舒服啊?」堂姐媚笑着说
「你管这干啥,我现在有宝宝了,晚上不能太晚,快悄悄地透你的B哇。」原来
堂姐怀了孩子了,我有点伤心,「你连孩子都有了,我以后还能跟你透B吗?」

  堂姐笑道「你放心,姐的身子就是你的,只要你要,姐就随时让你透。姐小
时候你就透上了,以后还让你透,透到老为止┅┅」

  尽管我已经领略过男欢女爱的消魂滋味,但只听着堂姐的淫声浪语,便再也
受不了了,本已充分膨胀的小弟弟更加难受,只想发泄。我将堂姐放在床上,一
边亲吻,一边轻轻脱她的衣服。姐闭着眼睛,仍我肆意妄为。堂姐身上只一件连
衣睡裙。把裙子撩起来,上面的肩带一往下脱,解开了堂姐的奶罩,当两只坚挺
的乳房映入眼帘时,我不禁暗暗一惊,没想到她的乳房然这么大了。我不由将重
点转移到两只白嫩、腻滑的玉乳上。一只用嘴亲吻,另一只用手抚摩着。我的嘴
巴刚亲上玉乳上,堂姐又是一阵颤抖,同时口里发出梦呓般的呻呤,我没想到堂
姐反应会这么强烈,不由加大攻势,亲、吻、舔、吸、揉全面展开……。不一会,
堂姐的身子开始扭动起来,我伸手在她的三角地带一摸,发现那已长出茸茸浅毛
的两腿间已湿淋淋的了。我已情欲高涨,此刻只想早点将胀痛的小弟弟送入温柔
乡,因此无暇欣赏堂姐的美妙胴体了。当我将堂姐的内裤脱下,把阴户分开,将
怒胀的肉棒对准水淋淋的密穴入口时,堂姐又是全身一颤,接着小声说:「轻一
点。」听堂姐这么一说,我心中更加兴奋,与怀着宝宝的女人透B,是不是别有
一番风味啊。我一边点头,一边说:「我会的。」同时慢慢将肉棒往密穴里推入。

  堂姐早已领略到性爱的滋味,想向更高更深的境界迈进,我不再犹豫,深入
到小穴中后就开始加快抽插速度,大起大落地冲刺起来……不一会,堂姐的身子
便扭动起来,同时发出诱人的「嗯」、「唔」声。我知道堂姐快进入高潮了,更
加大了冲击的力度。这样一来,堂姐很快便发出消魂的呻呤,同时高举起双腿,
并使劲挺动下体迎接我的冲刺,同时口里喃喃地叫着:「……就这样……用力
……好舒服……再用力……」堂姐的叫唤令小弟弟更加兴奋,更加强壮无比,更
加斗志昂扬,虽然仍是长出直入,但冲刺的速度和力度加大了,研磨的时间也加
长了……这样很快便将堂姐送到了快乐的顶峰。当堂姐从瘫软下来时,我的小弟
弟仍旧坚硬如铁,毫无发泄意图。为了让小弟弟尽快泄出,我只有加快速度……

  正在我努力耕耘着堂姐的三角地带时,突然听到院子有脚步声,堂姐惊声叫
道「糟了,妹妹!」我一紧张,居然开始喷射男性精华,还没喷射完毕呢,堂姐
就起身脱离我的鸡巴,浓白的精液顺着堂姐的大腿流到床上,还好堂姐穿的是裙
子,堂姐站起来把肩带一往起撩,就整理好了,我来不及整理了,只好睡到被子
里,鸡巴上喷出的精液沾的到处都是。

  堂姐把内裤和奶罩往床底下一扔,就听得堂妹打开了正房门,走了进来,堂
妹进来后疑惑的问道「你们干啥呢,我睡着睡着发现你不见了,就过来看看」堂
姐红着脸低着头在我床边站的,我忙说「我肚子疼,姐听见了就过来帮我揉了揉
肚子。」堂妹诧异地看了看她姐,问道「那咋不开灯呢?我还以为怎么了。你没
事吧?」

  堂姐忙顺着我的语气说「我不是怕惊醒你嘛,就没开灯,」屋里还弥漫着一
股说不清的气息,我知道那是透B时的气味……

  堂妹说道「哥,你还疼吗?」我只得说「还有些疼呢」。堂妹接着说道「姐,
你怀了宝宝了,身体不方便,你回去睡吧,我给我哥揉揉。」

  堂姐只好看了看我,回南房去睡觉了,我正回味着那一刹那的欢乐,突然堂
妹把手伸进了被窝里,狠狠的拧了一下我的鸡巴,刚才喷射的精液还没干,弄的
堂妹一手都是,我一惊……只听堂妹低声说道「你个死色鬼,刚才干啥了?我都
听见了。」「我┅┅┅┅我┅┅」我正不知道该说什么,堂妹拉开被子,睡到了
我的身边。「你是不是早就和我姐透过了?」「你咋知道?」「我看出来了,今
天跟我说起你时,我姐的表情就有点发浪。我就知道准有事,晚上一直防备着。」

  「我们姐妹上辈子不知道造了什么孽,怎么都被你给透了!还假装什么揉肚
子,我看是你拿根棒子捅她肚子里了吧?」堂妹伸下手摸着我的鸡巴低声说道。

  「你们刚才透B,我在院子里都听见了,害的我下面都湿了┅┅你瞧┅┅」

  堂妹拉着我的手,摸到了她的小穴上,原来她早就把内裤脱掉了,三角地带
内都湿乎乎的了,大腿上也有……我一乐「原来你也春心动了啊,是不是听得小
穴痒的不行了,想让我透一下啊。」

  堂妹媚眼横了我一眼「原来怕没嫁人就让你透了不好嫁,现在知道姐姐被你
透过了,还嫁了出去,我也不管了,你┅┅你快透我哇,我忍不住了。」堂妹温
软的小手仍握着我那生气勃勃的鸡巴。我将堂妹压倒在床上,她已经是娇喘吁吁
了。这一次堂妹很主动,我刚把她压倒在床上,她便伸手握住了我的鸡巴,引导
它往桃源洞口进发,直到小弟弟进入洪水泛滥的密洞,才松开手来。我一边抽动
阴茎,一边亲吻堂妹的脸颊、耳垂,并轻轻地说:「二妞,真的好舒服,你的身
体是这么温软,胸脯这么有弹性,下面是那么温暖,我真想这样一辈子不下来。」

  堂妹紧搂着我,没有说话,但是用诱人的「嗯」「喔」声回应着。刚才已经
和堂姐发射过一次,这次我采取长抽深入,慢出快进的方法,让她能清楚地感觉
到鸡巴在她体内的运动,每一次到底后,不急于抽出,要使劲抵着阴户「研磨」
一下,才慢慢抽出。当然我自己也想好好体味一下,鸡巴在堂妹体内与堂姐、表
妹她们体内的区别。这样竟弯打正着,敏感的堂妹很快便兴奋起来,紧紧搂着我
的后背,并使劲挺动下身,迎合着我的抽插,同时口里喃喃地叫着:「……哥
……用力……好舒服……快透我……」堂妹再一次兴奋地叫着:「哥……用力
……好舒服……死了……」时,我也达到了兴奋的顶点。一股浓稠的精液喷射进
堂妹的体内。

  一股、二股┅┅直到喷射完毕,堂妹紧紧夹着我的鸡巴,把所有的精华都留
在了肚子里,堂妹紧绷的身子渐渐松弛下来……「美死了!」堂妹松开搂着我的
手后,兴奋地说。接连两场大战,我累得较呛,全身虚脱似的趴在堂妹身上,喘
着粗气,说:「二妞,你真把我累坏了。」堂妹在我身上掐了一下,说:「你
……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刚才是不是比第一次舒服?」我想知道精液射进堂
妹体内时的感觉,「你在我身上喷射时最舒服了,热热的,我就像成仙了一样┅
┅,你的东西好烫,射得我全身都酥了……」……一股浓稠的精液喷射进堂妹的
体内。一股、二股┅┅直到喷射完毕,堂妹紧紧夹着我的鸡巴,把所有的精华都
留在了肚子里,堂妹紧绷的身子渐渐松弛下来……「美死了!」堂妹松开搂着我
的手后,兴奋地说。接连两场大战,我累得较呛,全身虚脱似的趴在堂妹身上,
喘着粗气,说:「二妞,你真把我累坏了。」堂妹在我身上掐了一下,说:「你
……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刚才是不是比第一次舒服?」我想知道精液射进堂
妹体内时的感觉,「你在我身上喷射时最舒服了,热热的,我就像成仙了一样┅
┅,你的东西好烫,射得我全身都酥了……」

               【全文完】